森林舞会下载手机版下载>森林舞会安卓下载>注册就送开户 宋江为什么跳糟去梁山,因为古代的小公务员太难当

注册就送开户 宋江为什么跳糟去梁山,因为古代的小公务员太难当

2020-01-09 15:30:21

注册就送开户 宋江为什么跳糟去梁山,因为古代的小公务员太难当

注册就送开户,如果说中国漫长的封建时代的政治结构是一个金字塔的话,这个金字塔可以分为四个层级,第一层级坐在权力顶封的是帝王,下面则是为皇帝服务和维系帝国运行的官员,最底层则是最普通和大众的百姓。

在这之间,还有一个层级,就是连接官员和平民之间的纽带——吏。

吏的概念范围,各个时期又各有不相同,先秦时期的吏,更多是官吏统称,在先秦分封制下,后世所谓的“吏”并没有太多的生存空间和土壤,因为分封制下周天子并没有相对集中的王权,而各诸候、大夫都有自己的固定世袭的领土,而替大夫管理土地和百姓的则为家臣,家臣对大夫有更多的人身依附性,而大夫对家臣的控制能力通常很强,与后世官吏之间的关系大为不同。

秦始皇建立起集权而宠大的封建帝国。皇帝掌握着各级地方的管理者的任命权,官职体系开始制度化,体系化,职能化,官员也不再世袭,地方统治者的权力呈短暂化。

在官员层级的权力弱化同时,皇帝为了加强对地方的统治力,必须就需要另一个阶层的队伍来辅助官员层级对地方的管理,这时候吏也作为个一独立的阶层和政治集团走向历史舞台。

西汉《汉书.百官公卿表》对吏就有明确的划分,丞、尉级别,秩四百石至二百石,是为长吏;百石以下有斗食、佐史之秩,是为少吏。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乡有三老,有秩、啬夫、游徼,皆秦制也。

事实上,吏的分类远不止这么简单,帝国各个职能机能,都有五花八门的吏员职位,处理机构的日常事务。

帝国的税收、兵役、社会治安管理、各种国家政策,最终的基层实施者皆为基层小吏。

有人说对于一个封建帝国来说,官员议政于庙堂,胥吏执政于江湖,帝国行政机构的运转,无法离开靠旁大的吏员集团维系。

但这样一个宠大而重要的政治群体,在漫长的封建时代,社会地位却很低下,在某些时候甚至不如他们管理的庶民。对于权力顶层的精英来说,他们是作奸舞弊的小人,对低层百姓来说,他们是为虎作伥的爪牙,小吏们通常成了穿风箱的耗子,两头不是人,印象分都很差。

不但印象分差,其实吏员们的生存环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小吏没前途,也没“钱途”。

在秦汉时期,对官员的选拔还有吏道这一途径,也就是说你当小吏如果干好了,明天你就可能做高高在上的官员,慢慢接近权力中心,但自从东汉开始后品流渐分,直至魏晋九品中正制的建立,要当官,主要看家世,看出身,你当小公务员再干得好,也只是小吏一名,咸鱼永不翻身。步入隋唐后,科举制代替了九品中正制,要当官得进行文化考试,在读书人里选,而吏是没有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的。他们依然很难挤进最高权力中心。

不仅跃升高层踏入官员阶级无望,作为吏员阶层,经济收入也很低下,长期以来,只有少部分吏员能领到微薄的薪水,大多数低层小吏是没有薪水领的,吏职是作为一种差役来行使,具有很大的强制性。如在北宋帝国的前期,整个帝国在乡村基层组织不设官员,而是差派乡村主户承担不同的职役,“催督税赋、逐捕盗贼”,是为差役法。没有薪水拿的乡村基层“公务员”们不但没有报酬,同时还得承担许多责任,常常因此荒误农事,搞不好还得拖累家庭破产妻离子散(失去生辰纲的杨志就是这种典型的倒霉蛋)。

后来王安石进行变法,针对帝国大量的差役伤农扰民的现状,实施了募役法(又称免役法),募役法废除按户当差,而由民户按户分摊出钱,由政府再出钱请雇人为吏应役。

在王安石看来,募役法是各项改革中更完善和成功的一项,既增加了国家财政收入,又避免了农民服役伤农事。同时使吏员增加了经济收入,保持了这一队伍的稳定性和专业性。所以后来司马牛(光)复辟,全盘推翻新法,王介甫听到其它法令被废都还镇静,只是一提到募役法也被废,大吃一惊,说连这个也废了,我可是我和先帝一起商议良久,保证万无一失,怎么连这个也要废。

之后帝国政策反复,在差役法还是募役法之间摆动,基本上是差募并行,整个帝国的吏人大约在四五十万人左右,而在四五十万人的大军中,最终能靠吏员出职升为官员的,仅有千余人,不到百分之一。

一方面是掌握了大量的公共行政资源和权力,一方面则是政治和经济待遇都很差,同时承担了极大的风险,这必然导致了另一种结果,就是吏员们可以利用政府赋予的权力渔肉乡民,大肆敛财,而长期以来,官员是流动性(流官),而胥吏们是固定的,到任官员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所任地方的社会资源和网络,而为了维持地方秩序,往往也不得不睁只眼闭只眼,由于属下的吏员们胡作非为,无论你是多大的官员,都常常受到吏员们的制约,如三国中的平原县令刘备就公然被小小的督邮(全称督邮书掾,传达教令,督察属吏,案验刑狱,检核非法)公然索贿,最后丢了县令的官帽,被督邮搞丢差事的也不仅仅刘皇叔,后来的陶潜(渊明)也是因为面对督邮的公然索贿,才感叹为“五斗米折腰”是份很丢脸的事,干脆辞官,惹不起还躲不起,到成全了中国又多了一个伟大的田园诗人。

如果说刘陶二人官职低下被欺情理之中,那么有一些权倾一世的文臣武将也往往受吏员们的气,清朝生前封贝子、死后封郡王不可一世的乾隆朝一代宠臣、江湖传闻中乾隆皇帝的私生子福安康从外面打仗回来到户部报帐,竟也遇到户部书吏们的公然索贿,书吏们公然对福大将军说如果公事公办大将军你的报帐单恐怕几年也填不好,不如我们帮你填了,给点好处费就行。

对于封建时代的官员和平民们来说,他们就像取西经的唐僧队伍,不管经历了多少磨难,不管队伍中是否有孙悟空这样的能人,到了西天见了佛祖,但如果不像阿傩、伽叶这样的“小吏”行贿,取经一样无门,胥吏们敛财的能力是无穷的。

理解了中国小吏们的社会地位和时代背景,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黑宋江只是晖县的一名普通小押司,但是却能挥金如土,在江湖上博得及时雨的名头。宋江家只是一户富农,绝对没这么多闲钱闲米任他挥霍,他的钱只有一个来处——灰色收入。

小小押司,看似位低薪薄,但遇到宋江这样的能人,同样是一个超级肥缺,在晖县,办事儿,找酸文人县令时文彬未必管用,在晖城真正能揽大事的人是呼保义孝义黑三郎押司宋江。

当然,像宋江这样的吏员阶层,是没有安全感的,一旦入行,常常先自行出户,和家庭断绝关系以免连累亲人是常情,而一旦社会动荡,这类人深谐民情,掌握底层资源,很容易就干上造反这样的行当,隋朝的翟让、北宋的宋江、元末的陈友谅、明末的李自成,都是吏员集团的造反精英。

既然行走的都是一条“无间道“,逼上“梁山”也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了。

夜狼啸西风/文

  • 最新新闻